VOUSMEVOYEZ

嗯 这里是甜包.是一个有些小精分的饱饱 喜欢茶蛋 最喜欢张艺兴 嗑all兴cp 主嗑勋兴咸蛋

「42」Hello Mr.My yesterday

挖个坑埋点土:


边伯贤自从喝了一杯草莓味的奶茶之后,整个人都变成粉红色了。


金钟大看着边伯贤一脸神往,仿佛浑身都在冒着粉红泡泡,默默在旁边抖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说……他们应该在挺我们吧。”


是挺张艺兴不是挺你。


“艺兴哥知道我喜欢草莓味耶……”


还知道我喜欢原味呢。


“他跳舞好帅啊……”


第一天上课不就知道了吗。


“好想像艺兴哥那么帅气哦……”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金钟大翻着死鱼眼连连摇头,被转身的边伯贤逮了个正着。


“喂——你什么意思啊!”


边伯贤戳着金钟大的胸口,一字一顿地问道。


金钟大挑起眉闭上眼,暗自吸了一口气,缓缓换上了一个笑容:“没有没有,我还停留在对艺兴哥舞姿的赞叹上。”


边伯贤上下打量了他很久,然后傲娇地喷出一个鼻音:“哼。”


“……”


“走吧走吧,”金钟大只想快点转移话题,推着边伯贤一路小跑:“很晚了。”


“你少来……”


边伯贤嘀嘀咕咕,然后余光瞥见了脚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晃来晃去。


“哎哎哎我鞋带松了!”


边伯贤连忙抵着地板刹车,随手把包拍进了金钟大的怀里:“帮我拿着。”


金钟大无奈地抱着包站在原地,看着穿得鼓鼓的边伯贤动作笨拙地蹲了下去,像一个四肢短小的团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噗——”


边伯贤感受到了金钟大的嘲笑,头也不抬怒道:“呀!你今天是要怎样!”


没有得到回应的边伯贤觉得金钟大一定是笑到讲不了话,真的是很可恶了,他正要起来进行一下“教育”,却发现旁边好像多了一双鞋。


他又绕过那双鞋看了一下,后面还有几双鞋。


边伯贤慢慢地抬头,几个熟面孔正低着头地俯视着他。


一旁的金钟大早就收敛了笑容,如临大敌。


又来???


边伯贤愣了两秒,然后猛地跳了起来,却不想撞到了为首的人的鼻子。


“哎哟!”


两个人一人捂着鼻子,一人捂着头,弯着腰发出了十分合拍的痛呼声。


但是边伯贤迅速恢复了状态,他拉着金钟大跳出一米远,满脸戒备地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还摆出了合气道的防御手势。
“怎么!来找茬吗!还没打够吗!”


“我们今天可有两个人!没在怕的!”


金钟大默默地往后挪了一步,像是在撇清关系。


边伯贤看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叉起腰就要痛骂金钟大这个没良心的家伙,结果对面的人却先发声了——


“那个……”


“我们不是来挑衅的。”


边伯贤维持着张嘴的表情顿在那里,眨了眨眼睛,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不相信”三个大字。


“真的,我们是来道歉的。”


那几个人就像商量好一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齐刷刷地弯下腰鞠躬:“之前是我们错了,对不起!”


边伯贤被这阵势吓了一跳,他缩着手脚,左瞅瞅右瞅瞅,好像看不出他们在耍什么花样。


难道真的是来道歉?


“咳咳。”


边伯贤清了清嗓子:“既然你们知道错了,又道歉了,那这件事就算了吧。”


其实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为首那人的鼻子还红着,看着让人发笑,而且说实话,他们也就是嘴坏,那时候都没怎么还手,被他揍得挺惨的……


都是半大的孩子,真存坏心眼的人不能说没有,但是也不算多,男孩子之间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把话说开之后,倒也没必要死揪着不放。


于是转眼间,边伯贤又和一群人开始称兄道弟了。


“前辈们真的很照顾你们啊。”


那当然是必须的。


“听说那个金钟仁前辈的舞蹈跟张艺兴前辈不相上下啊,好想也看看。”


你们暂时是没机会了!


“话说回来,伯贤你的身手好厉害啊,我背到现在还疼呢。”


那当然,我可是练了几年了!


“还有……”


最后孩子们在楼下热络地道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多要好。


金钟大真是服了边伯贤。


边伯贤看着其他人纷纷离去,拍着胸脯如释重负:“真是,我还以为要干嘛,呼……”


这方面倒其实不用担心,毕竟张艺兴一来,所有的猜测都不攻自破,他们这些新人练习生本来就够心惊胆战了,现在看边伯贤和他明显有人罩着,更是不敢明显地摆出敌对的姿态了,无论什么事,自然是能够化解最好,不管是真心的还是迫于形势吧,总之没有人会再针对他们了。


只不过张艺兴来的实在太巧了,金钟大不由得想起了那个无端出现在房间的篮球。


“对了,”边伯贤这时候又想起刚才的事情,指着金钟大眯起了眼睛:“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并肩作战!”


金钟大二话不说把他的包拍了回去:“我只是怕某人打不过,准备去找老师而已。”


“你骗人!”


“我没有,”金钟大被边伯贤闹腾得有点心累,他抱起手臂正色道:“不要总想着逞英雄,尽可能保障安全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


边伯贤被他看得有些心虚,悻悻地收回了目光,嘟囔道:“好哦好哦,你说什么都有道理咯……”


“唔——哦!下雪了!”


边伯贤突然指着门外发出了一声惊呼,一瞬间把什么都跑到脑后去,脸色和语气变得无比兴奋,一蹦一跳地窜到大厅外面去接雪花。


被撂在原地的金钟大:“……”


“钟大!你快出来!”


“好像下了很久!都积起来了!”


“快点啦!”


边伯贤一边招手一边跑没影了,金钟大并不是很想跟他一起耍智障,摇着头慢吞吞地走了出去,结果被飞来的一个雪球砸中了脑袋。


冰凉刺激,提神醒脑。


金钟大抹了一把脸上的雪沫,咬牙切齿:“边、伯、贤!”


远远地传来一声应道:“诶!”


“你小学毕业了没啊!”


边伯贤嚣张的笑声回荡在街道上,一些雪沫顺着领子掉进金钟大的衣服里,冻得他一个哆嗦。


“不要这么无趣嘛!没打过雪仗吗!”


“我扔得可准了!十发九中!”


金钟大的目光四处搜寻那个躲起来的淘气包,手上已经开始捏雪球了。


“哈哈哈哈你找不到我的!”


“接招……哎呀!”


随着一声沉重的响声,边伯贤聒噪的声音消失了。


金钟大挑了挑眉,停下了手里捏雪球的动作:“你在哪儿呐?”


过了好半天,才有一个闷闷的声音道:“你……你来扶下我,我起不来了……”


“……”


金钟大扶额蹲着笑了很久,然后才循着声音找过去,边伯贤就躲在绿化带的后面,此刻正呈大字型趴在地上,压过了一层的雪,看起来像是被嵌在地上。


金钟大站在他旁边又笑了很久,边伯贤气得拍地:“你到底要不要帮我!”


“好好好,扶你起来。”


金钟大挽起边伯贤的一只手,想要把他拖起来,可是使了半天力也不见边伯贤撑起来。


“喂,你自己也用点力好吗。”


“好啊!”


说时迟那时快,之前还像条死鱼一样的边伯贤突然一个转身,两只手拽住金钟大就往地上倒,完全没有预料到的金钟大就这样也摔到了地上,吃了一嘴的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边伯贤仰躺在旁边,一边拍肚子一边狂笑。


“边、伯、贤,你死定了!”


金钟大抓起身边的雪就是一阵乱扔,边伯贤也毫不示弱地反击。


“小学生!”


“幼稚鬼!”


“吃我一招!”


“诶嘿没打到!”


“看我的超级无敌大雪球!”


……


 


已经很晚了,所有人都回房休息了。


边伯贤和金钟大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裹着湿漉漉的外套,猫手猫脚地打开了宿舍的门。


“我都说不要玩了。”


“才不是玩,这是送给艺兴哥的!”


“送这个你也真是想得出……”


“你不也跟我一起做了吗!”


“还不是因为你不做好不愿意回来,明明就是自己想玩!”


“才不是呢!”


“不是什么你个笨蛋!这么晚人家都睡了!”


“那是因为你动作太慢了!”


两个人压低了声音吵个不停,连灯都没敢开,手上却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东西。


“你快,你做的那么丑!”


“哪里丑了!明明很好看!”


“嚓——”


两人正在争论之际,却听见灯丝发出了像是火花燃起的声音。


客厅里顿时一片大亮,张艺兴松松垮垮地穿着睡衣,迷瞪着眼睛挠着头发,看着鬼鬼祟祟佝偻着腰在客厅里争吵的两人,露出了十分不解的表情。


“你们……在干嘛?”


边伯贤和金钟大看见张艺兴出现,马上立正站好,眼睛乱飘,不知道往哪儿看。


“呃……”


张艺兴只是出来倒水喝,却听见窃窃私语的声音,就干脆开了个灯。


他缓冲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光线,仔细一看,这晚归的两人狼狈得像是去雪堆里滚了一圈——他们确实滚了一圈——手上还捧着个娃娃。


娃娃是娃娃,但是不是毛绒娃娃,是雪娃娃。


“堆雪人啦?!”


张艺兴趿拉着拖鞋,一脸兴奋的样子蹭到他们面前:“哇,回来的时候刚刚开始下雪没办法玩,现在已经积厚了吗?”


果然男生不论什么年纪,心里都有个小孩子。


边伯贤连连点头,把雪人捧高:“艺兴哥,送给你。”


“我吗?”


张艺兴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看金钟大也把雪人递给了自己。


两个人虽然戴了手套,但是拿了那么久,肯定冻得通红了。


张艺兴连忙拿了个托盘,把雪人放在上面,催促两个人快去洗澡,以防感冒。


话一说出口,边伯贤就抖着头发打了个喷嚏,不过他没怎么在意,用袖子抹了抹鼻子,笑嘻嘻地说:“还好哥没睡,不然就看不见了。”


金钟大在一旁点头——房里有暖气,外面还在下雪,不管放在哪里,雪人要么化掉,要么会被覆盖掉。


“好啦,你们快去洗澡,我可以让其他人也看看,今天回来还吵着要堆雪人呢……”


金钟大连忙道:“如果睡了就不要吵醒他们了吧。”


“想什么呢,”张艺兴乐了,端着托盘朝厨房走去:“把它们放冰箱就好啦。”





评论

热度(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