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USMEVOYEZ

嗯 这里是甜包.是一个有些小精分的饱饱 喜欢茶蛋 最喜欢张艺兴 嗑all兴cp 主嗑勋兴咸蛋

或许,你喜欢吃草莓吗?

香菜女孩:



勋兴Only,草莓精的故事,一发完。有车,未成年捂眼睛。




1


 


吴世勋非常喜欢吃草莓。


 


鲜红饱满的果肉,顶着几片小巧可爱的叶子,圆滚滚肉嘟嘟,一颗一颗挤在篮子里,表面被小贩特意喷洒了让它们看起来更鲜嫩可口的水珠,事实上视觉效果也非常好,明亮的颜色配上圆润的水珠,让人食指大动。应季的草莓个大味甜,不管是洗干净直接吃,还是加上糖水煮过后密封成果酱,或是做成各种精致的甜品,水润润甜丝丝,都能让吴世勋吃得停不下来。


 


此刻吴世勋正站在一辆拖箱里装满了草莓的货车旁,车主一看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刚从地里采完新出的草莓,运到城里来卖,这种流动的摊位都是可遇不可求,骨灰级草莓爱好者吴世勋碰见了当然不能错过,他凭着自己优越的视力和手速,成功在一群大妈中间抢到了一大袋子最大最红的草莓。


 


心满意足地付完钱,吴世勋哼着歌往家里走。钥匙插进门锁转了两圈,开门脱鞋,反手关门,径直走进厨房,从橱柜里拿了一个果盆出来,吴世勋把一部分草莓倒进果盆里洗干净,又把剩下的草莓装好放进冰箱,抱着果盆走到客厅窝进沙发里,打开电视准备开始品尝自己的战利品。


 


他吃了几个草莓,幸福得眼睛都眯起来,果然这种应季的新鲜草莓最好吃,无添加不注水,刚刚还应该再多买一点的,下次不知道还能不能碰见。


 


拿起一颗草莓正准备往嘴里送,他忽然听到一个细细软软的声音大叫:“哎呀!快停下快停下!不要吃我呀!”


 


吴世勋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个房子只有他一个人住,而刚刚那个声音,仿佛就在他耳边一样,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空荡荡的房子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按压下心里那点毛毛的感觉,他安慰自己也许是听错了,拿着手里的草莓伸向嘴边。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喂喂喂你停下!别吃了!是我在说话!草莓呀!草莓!”


 


吴世勋惊得手一抖,草莓?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草莓,除了个头更饱满一点,颜色更鲜艳一点,跟普通草莓并没有什么区别,也没有长出一张嘴在说话。他怀疑自己幻听了,盯着那颗草莓,神情变幻莫测。


 


“你老看着我干嘛?没见过会说话的草莓吗!”


 


吴世勋这下有点相信是手里这个草莓在说话了。他在心里默默吐槽:拜托,请问谁见过会说话的草莓吗?


 


他晃了晃手里的草莓:“是你在说话?”


 


对方似乎有些不满,大叫道:“别晃了别晃了,头都被你晃晕了!都跟你说了是我在说话了,你怎么这么笨的!”


 


吴世勋被骂了笨倒也不恼,这实在是太神奇了,自己买到了一个会说话的草莓,简直比中彩票大奖还刺激,他盯着手里的小东西问:“你怎么会说话的?”


 


小草莓对他的无知表示不满:“你不知道万物都能修炼成精的吗?我们草莓也可以的,我马上就快修炼成人形了,却被那个笨蛋农民摘下来当水果卖,嗨呀真是气死了,我一看就非凡莓,怎么能跟那些水果呆在一起!”


 


吴世勋心里默默:你跟那些草莓还真没什么区别。他又问:“那你被摘下来了还能变成人形吗?”


 


小草莓回答:“可以的,不过我现在不能被栽种到泥土里了,你就要把我泡在水里,我才能继续修炼。”


 


吴世勋点点头,又望向果盆里的其他草莓:“这里面……不会还有跟你一样的草莓吧?”


 


小草莓的声音一下子就提高了:“都跟你说了我跟这些草莓不一样!哪有那么好修炼的,这种概率可是很小的好吗!”


 


吴世勋咽了口口水,心想这草莓脾气还有点大啊。他放下果盆,走到厨房里找了个透明的玻璃杯,接了水把小草莓放进去,又把玻璃杯放在茶几上,这才趴在桌面上问:“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了。你可要天天给我换水啊,过几天我就能变成人啦!”小草莓语气里透露着明显的雀跃和期待,软软糯糯的声音跟草莓的味道一样清甜,吴世勋盯着泡在水里晶莹剔透的小草莓,忍不住弯着月牙眼笑了起来。


 


 


 


2


 


这几天吴世勋下班回来,给小草莓换了水都要跟它聊会天,小草莓每天一个人,不,一个莓呆在家里,没有人可以交流,也没有以前在田野里可以看的蓝天白云和明月星空,每次吴世勋回来,它都跟憋坏了似的,能叽里呱啦地说上好久。


 


小草莓问:“你每天出去都在干嘛呀?”


 


吴世勋答:“上班。”


 


小草莓又问:“为什么要上班?”


 


吴世勋又答:“为了挣钱啊。”


 


小草莓继续问:“挣钱要干嘛?”


 


吴世勋很耐心:“挣钱买吃的,用的,玩的,还有租房子也要钱。”他想了想又补充,“我当初把你买回来也要付钱的。”


 


小草莓想起自己在车上看到吴世勋把自己装进袋子里又给了那个笨蛋农民一叠纸一样的东西,好像有点懂了:“噢,那你一定要多赚一点钱。”


 


吴世勋问:“你修炼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你我们人类的这些事情吗?”


 


小草莓答:“没有啊,整片草莓田里就我一个在修炼的草莓。”


 


吴世勋又问:“那你的妈妈呢?”


 


小草莓反问:“什么是妈妈?”


 


吴世勋想了想,类比道:“嗯…我们人类的妈妈就是生养我们的人,你们草莓的妈妈就是生成你这个草莓种子的那株草莓。”


 


小草莓好像有点明白:“噢,这样的话,我的妈妈也没有在修炼,它只是一株普通的草莓。”


 


吴世勋有些惋惜:“啊,那你真孤单啊。”


 


小草莓却不同意:“不会啊,我有很多一起修炼的朋友的,小蝴蝶小蜜蜂什么的,它们会经常飞来跟我说话。还有另外一只在修炼的小鸟。但是我很害怕它的尖尖嘴,一不小心就会把我啄烂的,所以我不怎么跟它聊天。”


 


吴世勋笑了:“那你现在每天都能跟我说话,这里还没有小鸟,还挺幸福的哈。”


 


小草莓的声音有些委屈:“你每天一大半时间都不在家,还不如小蝴蝶小蜜蜂呢。”


 


吴世勋想了想小草莓独自在家,没有人可以说话,动也动不了,只能被困在水里的样子,莫名有些内疚:“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在那个农民摘你的时候叫他停下?这样你就能留在田里了。”


 


小草莓回答:“我不喜欢那个农民。他要是知道我不是一个普通的草莓,肯定会把我关起来的。”


 


吴世勋又想了想小草莓被那个农民关起来,甚至有可能被拿去卖钱的情形,觉得可怕的很,他甩甩头,又问:“那你让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普通的草莓,还不怕我把你关起来,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也不能这么说吧。”小草莓停顿了一下说道,“你比那个农民长得好看。”


 


 


 


3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周。这天吴世勋下班回家,就看见茶几上的小草莓在水里跳来跳去,一浮一沉,他跑到茶几跟前,蹲下身子紧张地问:“你怎么了?”


 


小草莓着急地大喊:“哎呀!我要变成人了,你快把我拿出来放到沙发上,我自己跳不出来!”


 


吴世勋赶紧把小草莓从杯子里拿了出来,双手捧着放到了沙发上,顾不得带出来的水把布艺沙发弄湿了一片。


 


小草莓没了动静,过了一会儿,它微微晃了一下,然后吴世勋就惊讶地看着小草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没多久就跟一个蹲着的成年人差不多大了。而这个时候吴世勋在想着:哇,这么大一个草莓,得多好吃啊。


 


这时眼前的草莓停止了变大,然后慢慢从中间裂了一条缝,像一个盒子一样打开了盖子,慢慢露出了里面蜷缩着的一个湿漉漉、白嫩嫩的少年。


 


少年安静地躺在草莓果肉中间,浑身湿透不着寸缕,皮肤白得透明,泛着健康的粉色,头发卷卷翘翘地搭在前额,眼睛闭着,长而疏淡的睫毛微微颤动,笔直挺翘的鼻梁下面是一张嘟起来的嘴,下唇微厚,是草莓一样鲜嫩诱人的红色。


 


吴世勋有些紧张,眼前是一个毫无防备赤身裸体的少年,而他,是一个基佬。


 


吴世勋没跟小草莓提起过自己的性向,他觉得这解释起来太难了,况且他也没想过小草莓会变成一个少年,而且还是一个,这么好看的少年。完全符合他的胃口。


 


他深呼吸了几下平静自己,在内心默念:我不是禽兽我不是禽兽我不是禽兽。


 


他伸手戳了一下小草莓的手臂,试图唤醒他,但眼前的少年毫无反应,吴世勋想,大概是变成人形花费了他太多力气吧。纠结了一会,吴世勋伸手把少年抱了起来,他努力平视前方,不让自己的视线往小草莓身上跑,单身公寓只有一个卧室,他只能把小草莓抱到自己的床上,又赶紧找来浴巾,眼观鼻鼻观心地把小草莓身上的水擦干后塞进了被窝里。


 


吴世勋站在床前,看着睡得无比安详的男孩,刚刚抱他的时候在手臂和胸前的衬衫上留下的水渍让他觉得痒痒的,他忍不住蹲下身子,拿手戳了戳小草莓的脸。


 


嗯,触感真好。


 


 


 


4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小草莓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眼前是陌生的环境,自己被裹在一个软软的东西里,他有些好奇又害怕,这是哪里?吴世勋呢?他有些笨拙地坐起身来,试探着喊道:“喂,吴世勋?你在吗?”


 


门外的吴世勋正在看电视,听到卧室里传来声音,赶紧跑过去开门开灯,小草莓正有些紧张地坐在床上,看到他出现,立刻露出了安心的笑容,颊边出现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吴世勋咽了口口水,眼前的少年没穿衣服,被子滑下去露出了整个上半身,吴世勋眼神有些飘:“你…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小草莓在床上活动了一下四肢,动动手指转转脑袋,又皱起五官做了几个鬼脸,这才开心地叫:“我真的变成人啦!哇,原来变成人这么舒服,可以想动就动的!”


 


吴世勋看着小草莓再动下去被子就要彻底遮不住他的下半身了,赶紧打开衣柜门在里面翻翻找找:“你别乱动!我给你拿件衣服先!”他找了一件自己的卫衣给小草莓,又费力地教他怎么穿,内裤没有,就只能暂时空着,好在自己的衣服够大,能勉强遮住他的屁股。


 


小草莓坐在床边,两条腿晃来晃去,有些不满地扯了扯衣领:“衣服穿着好难受啊,我能不能不穿。”


 


吴世勋脱口而出:“不行!”望见小草莓嘟起了嘴,又补充道:“你看我们人类,哪有不穿衣服的,你现在是一个人类了,就要习惯当人的生活。”


 


小草莓苦恼地抓了抓脖子:“可是衣服好磨人,脖子好痒啊。”


 


吴世勋只能转移话题来降低他对衣服的注意力:“对了,你有名字吗?变成人了总不能没有名字的,要不我给你取一个?”


 


小草莓果然轻易地被转移了注意力:“我有的!我们草莓修炼成人的不多,很早之前掌管草莓精的神仙就给我们定好名字啦,要按顺序来的,唔,我的话……应该是叫……张艺兴!对,我叫张艺兴!”小草莓很开心,他也有自己的名字啦。


 


吴世勋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张艺兴,嗯,是个好听的名字。“你要不要起来走走试试?”


 


张艺兴一副猛然被点醒的样子:“啊,你不说我都忘了!”他试着站起身来,但还不能很好的适应人类的身体,刚站起来就有些摇摇晃晃地站不稳,吴世勋赶紧上前扶了一把。


 


张艺兴抬头冲吴世勋笑了:“谢谢你。”


 


吴世勋有些不自然,这个距离太近了,近到他能闻到张艺兴身上散发出的草莓的甜香,张艺兴比他矮,柔软的头发在他下巴上蹭来蹭去,把他蹭得痒痒的,他一手抓着张艺兴的手,一手环着他的腰,张艺兴浑身上下都软软的,让他有掐一下的欲望。


 


张艺兴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他还是一颗草莓的时候,吴世勋就总是在换水时捧着他,他已经对吴世勋的接触没有丝毫排斥了,何况他现在满心想要学会走路,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注意和吴世勋的肢体接触。


 


张艺兴试着走了几步,很快就掌握了诀窍,能够脱离吴世勋的支撑自己走了,他欢快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不时还蹦蹦跳跳,对这个新的身体充满了好奇,发出婴儿一样咯咯的笑声。


 


吴世勋怀里没了东西,失落地摸摸鼻子,他看着张艺兴蹦蹦跳跳的时候卫衣都不停往上跑,快要露出腿间的风光,开口道:“明天带你出去买衣服吧。”


 


张艺兴听到“出去”两个字,两只眼睛都放了光,跑过来一把搂住吴世勋的手臂,抬头望着他:“真的吗真的吗?我可以出去吗?那你带我去好多地方玩好不好?”


 


吴世勋看着满怀期待望着自己的人,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蓬松的头发:“好,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5


 


吴世勋坐在浴缸前的小板凳上,一张俊脸憋得通红,先前的诱惑算什么?他现在才体会到什么叫把持不住——张艺兴不会洗澡。


 


张艺兴坐在装满水的浴缸里,专注地玩着沐浴露泡泡,他对这些从来没见过的东西十分好奇,刚才让吴世勋挤了很多沐浴露,现在整个浴缸都是白色泡泡,他捧起一堆,又一口气吹散,乐此不疲地重复着。


 


吴世勋卷着衣袖给张艺兴洗头,他感觉浴室里的空气都在发热,尽量稳住手中的力道给张艺兴抓着头皮。


 


偏偏张艺兴此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天真地问:“你脸怎么这么红呀?”


 


吴世勋窘迫地回答:“浴室里太热了。”


 


张艺兴感受了一下:“是吗?我怎么不觉得热。你是不是穿太多了,要不要把衣服脱掉呀,跟我一起洗也可以的。”


 


吴世勋感觉自己要流鼻血了,张艺兴撩人而不自知,简直发挥了诱惑的最高水平,他呼了一口气:“不用了,浴缸太小,两个人洗不下的。”


 


张艺兴了然地点点头:“噢,那下次买个大点的浴缸吧,你就不用这么热了。”


 


吴世勋的脸更红了。


 


 


 


6


 


吴世勋带着张艺兴去了附近的商场买衣服,张艺兴像一只兴奋的小鸟,扯着吴世勋跑来跑去,吴世勋只能无奈地任由他四处参观,手里提着一堆购物袋,他想:自己这样好像陪女朋友出来逛街的男孩子。


 


他拿起一件衣服,问张艺兴:“喜欢吗?”


 


张艺兴摇摇头。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张艺兴仔细思考了一下,认真地说:“我喜欢草莓色的!”


 


吴世勋噗哧一声笑了,果然是草莓变的,还想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草莓呢。他挑了一件红色的衣服让张艺兴试,张艺兴从试衣间出来,对着镜子转了一个圈,回头问吴世勋:“好看吗?”


 


吴世勋点点头:“好看。”又问,“你喜欢吗?”


 


张艺兴用力点头:“喜欢!”


 


吴世勋被他萌得不行,感觉自己带了个小孩儿。他领着张艺兴去柜台结账,收银员微笑地看着他们,轻声对吴世勋说:“您和您男朋友很相配。”


 


吴世勋有些脸红,但他没有否认,只点了点头对收银员说了谢谢。


 


牵着张艺兴离开后,张艺兴问他:“什么叫男朋友?”


 


吴世勋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就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谈恋爱,他们就是男女朋友。”他指了指远处一对情侣,“你看,那个男生就是那个女生的男朋友。”


 


张艺兴若有所思:“那我是你的女朋友吗?”


 


吴世勋哭笑不得地回答:“你是男孩子,男孩子要叫男朋友,只有女孩子才叫女朋友。”


 


张艺兴又问:“那男孩子跟男孩子也可以谈恋爱的吗?”


 


吴世勋有些紧张了,他好好思考了一下跟张艺兴说:“只要两个人互相喜欢,就可以谈恋爱,跟性别没关系的。”他说完观察了一下张艺兴的表情,害怕张艺兴不接受。


 


张艺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那你是我的男朋友,我是你的男朋友,我们是在谈恋爱吗?”


 


吴世勋盯着张艺兴,郑重地问:“那你愿意跟我谈恋爱吗?”


 


张艺兴点点头:“愿意呀,我喜欢世勋。”


 


吴世勋忐忑的心瞬间放下了,他笑得眼睛弯弯,或许张艺兴还是不懂到底什么叫男女朋友,什么叫谈恋爱,但他说他喜欢自己,这一句就足够了。吴世勋伸手把张艺兴揽在怀里,声音里都透着雀跃:“嗯,我也喜欢你,我们在谈恋爱啦!”


 


 


 


7.


 


谈恋爱的日子过得犹如蜜里调油,吴世勋恨不得辞掉工作每天呆在家陪着张艺兴哪儿也不去,但家里有两个人要养,张艺兴还是个对金钱没什么概念的人,他只能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工作,才能让张艺兴过上舒服的生活。


 


白天吴世勋不在家,张艺兴就一个人学习各种东西,他学东西快,通过看电视上网,对人类生活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那天他仔细研究了什么叫谈恋爱,然后在吴世勋回家之后把他暴打了一顿,骂他不安好心拐骗无知少年。


 


吴世勋只能可怜兮兮地撒娇:“那你不愿意跟我谈恋爱了吗?”


 


张艺兴气呼呼地双手抱胸,不甘地说:“那都答应你了,有什么办法嘛,我很守信用的。”


 


吴世勋笑眯眯地抱住小草莓:“嗯嗯嗯,是我错了,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你要是不跟我谈恋爱我可要哭啦。”


 


后来有一天,吴世勋的表哥来家里玩,吴世勋的性向在家族里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表哥看见张艺兴的存在倒是没什么惊讶的,吴世勋苦恼的是,体贴他喜欢吃草莓的表哥,给他带了一箱子草莓过来。


 


吴世勋蹲在地上盯着一箱子草莓,试探着开口:“喂,你们当中有没有要修炼成人的草莓啊?”


 


没有回应。


 


张艺兴走过来一巴掌拍在他头上:“你是不是傻啦?”


 


吴世勋委屈地摸摸头:“我怕又吃到像你一样的草莓精嘛。”


 


张艺兴捏住他的脸往两边扯:“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一般的草莓,哪有这么容易遇到的。”他想了想又生气起来,“你是不是还想要一个草莓精跟他谈恋爱!”


 


吴世勋脸被扯得变形,忍着痛举起手保证:“我没有!我就喜欢你一个,就算有其他的草莓精西瓜精芒果精我也不会喜欢的!”


 


张艺兴这才放下手,哼哼道:“那还差不多。”


 


吴世勋揉揉自己的脸,问张艺兴:“那我吃草莓你不会觉得难受吗?我在吃你的同类诶。”


 


张艺兴又要生气了:“我都说了我跟普通的草莓不一样!它们只是水果!水果而已!”说完又小声补充,“再说了,你们人类不也吃自己的同类吗。”


 


吴世勋大惊失色:“我们人类什么时候吃自己的同类了?”




 http://www.jianshu.com/p/8ac90edc851d




 


 


 


8


 


http://www.jianshu.com/p/24011f607c1e


 


 


 


9


 


张艺兴第一次去吴世勋公司的时候,是学会了做便当,想要送给吴世勋吃。


 


楼下前台的小姐姐拦住他,客气地笑:“请问您找谁?”


 


“我找吴世勋。”他又举了举手里的东西,“我来给他送便当的。”


 


小姐姐却没有就这么放他进去:“请问您有预约吗?”


 


张艺兴一脸迷茫:“预约?”


 


小姐姐看他白白软软的着实可爱,于是又耐心地问:“那您是吴总监的什么人呢?我看能不能打个电话问问他。”


 


张艺兴点点头回答:“我是他男朋友。”


 


前台另一个在喝水的小姐姐噗得一声喷了嘴里的水,剧烈的咳嗽起来。


 


张艺兴正在疑惑这个姐姐怎么了,旁边就走来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前台姐姐立马站起来打招呼:“方总监,请问有什么事吗?”


 


张艺兴转头看了看旁边的人,刚刚小姐姐说吴世勋是总监,现在又说这个人是总监,他有点不懂,疑惑地问:“为什么他也是总监?”


 


小姐姐好笑地解释:“因为吴总监是财务总监,方总监是人力资源总监,他们是不同部门的。”


 


张艺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旁边的方总监倒是开了口:“这位小朋友,你是来找吴世勋的吗?”


 


张艺兴用力点点头:“嗯,我来给他送饭。你们都是总监,你可以带我进去吗?”


 


方总监觉得有趣,他刚刚听见了,这个小朋友自称是吴世勋的男朋友,吴世勋的性向在他们公司不是秘密,外企也没有那么排斥同性恋,身边的同事大都还是接受的,只是他没想到吴世勋喜欢这种的,看起来又纯又乖,也不知道成年了没有。


 


他故作严肃:“那可能不行,我不知道你的身份真假,不能随便把你带进公司。”


 


张艺兴有些傻眼,嘟着嘴巴委屈道:“那怎么办呀……可是我真的就是他的男朋友嘛……”


 


张艺兴委屈撒娇的样子实在可爱,方总监忍不住想逗弄他:“那你跟我去那边聊聊?让我看看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


 


张艺兴看到希望,用力点头:“嗯嗯!那谢谢你啦!”


 


吴世勋接到前台的电话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大厅里聊得正火热的方总监和张艺兴,张艺兴兀自说得开心,咯咯的笑声整个大堂都听得到,方总监一脸温柔,不时附和着他的话,甚至还伸出手揉了揉张艺兴的头发。


 


吴世勋顿时黑了脸,他快步走过去,叫了一声:“艺兴!”


 


张艺兴听到声音回头看,见是吴世勋来了,立马跳起来几步跑过去扑在了吴世勋怀里,蹭了蹭又抬起头望着吴世勋:“你怎么才来呀,我给你送饭的,都等了好半天了。”


 


吴世勋拍拍他的脑袋:“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张艺兴一脸骄傲:“我看地图过来的。怎么样,我会看地图了,厉不厉害?”


 


吴世勋宠溺地捏捏他鼻尖:“厉害厉害,我们艺兴做什么不厉害。”


 


他说完又抬头盯着沙发上的方总监,刚刚方总监看张艺兴的眼神,他再熟悉不过了,猎人看猎物的眼神。他开口带了点警告的意味,“方总监,刚刚真是麻烦你了,下次我的人由我自己照顾就好。”


 


沙发上的人耸耸肩,抬腿走了。


 


回家的路上吴世勋一直闷闷不乐。张艺兴是个宝贝,能吸引各种各样的人,他一直以为自己和张艺兴很相爱,但如果张艺兴一开始碰到的不是他呢?如果买那个草莓的是方总监,或者是别人,那现在和张艺兴在一起的,就不会是自己了吧。张艺兴喜欢自己,是纯粹因为自己这个人,还是只因为自己恰好买下了他,见证了他从一颗草莓变成了一个人。


 


张艺兴一路跟着吴世勋,看着他阴沉的脸色,绞尽脑汁地想吴世勋为什么生气,他想了想在公司的事,忽然笑了起来。


 


他扯扯吴世勋的衣袖:“世勋,我今天学了个新的词。”


 


吴世勋回头,声音沉闷但耐心:“什么词?”


 


张艺兴眨眨眼:“吃醋。”


 


吴世勋脸有点烧:“你别乱学些有的没的,我没有吃醋。”


 


张艺兴笑着上前搂住吴世勋的脖子:“你放心好啦,我不会喜欢那个方总监的。”他亲亲吴世勋的耳尖,“我最喜欢你,也只喜欢你。”


 


吴世勋耳尖都红了,他伸手回抱住张艺兴,小草莓总能让他瞬间打开自己的心结,体贴得不像是一个不懂红尘的少年。


 


小草莓又轻轻开口:“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恰好买了我,我喜欢你只是因为你是世勋,谁都替代不来。”


 


吴世勋抱紧了张艺兴,埋在他颈间呼吸草莓的甜香。


 


张艺兴眨眨眼,又补充到:“而且,他们都没有你好看。”


 


吴世勋噗哧一声笑了,他的小草莓果然很诚实啊。不过颜控也无所谓了,谁让自己生了一张小草莓喜欢的脸呢。






End.




------------------------




草莓兴兴儿









最近三次元丧到想自我了断,需要小甜饼激励自己。


猫咪卡了好久了,第四章也写得不满意,第五章写好了又全部推翻重写,后面慢慢想吧。

评论

热度(14)

  1. VOUSMEVOYEZ香菜女孩 转载了此文字